中國工農紅軍北上抗日先遣隊不能忘卻的紀念

時間:2019-08-02 11:10:36       來源:

  當他們的戰友還未踏上二萬五千裡漫漫征途,他們的生命就已進入倒計時。

  1934年7月至1935年1月,這支年輕的軍隊經過六個多月的艱難轉戰,萬餘将士大部分犧牲。他們以“血染東南半壁紅”的英雄壯舉,策應中央紅軍主力長征,宣傳我黨的抗日主張;他們怒吼、沖鋒、搏擊,犧牲在茫茫山水間。

  當我們回首硝煙散處,總會想起那些已被镌刻在時光裡的人物:方志敏、尋淮洲、劉疇西、胡天桃等。

  他們有一個共同的名字——中國工農紅軍北上抗日先遣隊。

  北上征程将星隕落

  他的一生雖然短暫,卻燦爛奪目,好似劃過天際的耀眼流星。

  尋淮洲,北上抗日先遣隊撼人心魄的烈士之一。作為紅軍曆史上最年輕的軍團長,他犧牲時年僅22歲。

  1933年10月,紅七軍團成立,尋淮洲任軍團長,那一年,他才21歲。1934年7月,紅七軍團從紅都瑞金出發,高舉北上抗日先遣隊的旗幟,沖破重重圍堵,于同年11月初,到達閩浙贛蘇區,與方志敏領導的紅十軍合編為紅十軍團,方志敏任紅十軍團軍政委員會主席,尋淮洲改任第十九師師長。

  “紅七軍團的出征是長征的序曲,他們也是最早舉起抗日旗幟的中國工農紅軍。”上饒師範學院方志敏研究中心主任劉國雲教授介紹。

  1934年12月13日,紅十軍團在黃山東麓譚家橋伏擊敵人。14日淩晨,紅軍進入陣地。9時,眼看敵人先頭部隊進入伏擊圈。

  “但沒想到的是,随着戰場情況的變化,一場伏擊戰變成遭遇戰,紅軍傷亡慘重。”方志敏幹部學院講師諸葛方林說。

  為扭轉戰局,尋淮洲在沖鋒中身先士卒,負重傷後犧牲。他犧牲時雖然衣衫褴褛,如今卻已化作不朽的雕像,镌刻在曆史的豐碑上。

  孤軍深入雖死不辭

  1934年10月,中央紅軍主力離開中央蘇區。如果說,紅軍主力面臨的是一次前途未蔔的遠征。那麼,孤軍北上,掩護主力轉移任務的紅十軍團,則是危險重重。

  前路兇險,方志敏又何嘗不知,但他毅然擔當起這一重任:“黨要我做什麼事,雖死不辭。”

  1934年11月24日,在閩浙贛蘇區首府葛源鎮的紅軍廣場,萬餘群衆前來送行。方志敏來到司令台前,向父老鄉親們作最後的告别,他将率領紅十軍團繼續執行北上抗日先遣隊的使命。

  掩映在一片楓林中的紅軍廣場,曾是閩浙贛蘇區軍民群衆集會之地,每逢節日和紅軍凱旋時,都會在此召開慶祝大會。

  “這是一個廣漠無際的紅場,這兒有戰争生活的寶藏,這兒充滿了壯烈的叫喊,這兒放射出血樣的光芒……”透過閩浙贛省《工農報》總編輯徐躍為紅軍廣場撰寫的詩句,漫卷的紅旗、呐喊的戰士仿若在眼前。

  這群年輕的戰士将随方志敏,為策應中央紅軍主力的戰略轉移建立不朽功勳。

  葉劍英曾專門作詩頌揚方志敏的功績:“血染東南半壁紅,忍将奇績作奇功。文山去後南朝月,又照秦淮一葉楓。”

  英雄傳奇信仰永存

  這是凄寒入骨的1935年1月,懷玉山上大雪紛飛。

  在敵人的圍困下,極度饑餓和疲勞的方志敏已無法再跑動,他用爛樹葉子,鋪在地上,睡在柴窩裡。

  一個月前的譚家橋戰役,紅軍損失嚴重。此後,紅十軍團在撤返贛東北途中被國民黨重兵合圍。方志敏和軍團參謀長粟裕率領的先頭部隊本已脫險,但為接應軍團主力,方志敏又複入重圍。

  “我因大隊伍尚在後面,在責任上我不能先走。”1935年1月18日,方志敏指揮紅十軍團2000多名指戰員再次突圍未成。

  1月25日,紅十軍團最後一支部隊與國民黨軍激戰,陣亡1000餘人。兩天後,第十九師師長王如癡被捕。次日,軍團長劉疇西被捕。

  方志敏在遺稿中回憶:“這次遭到了失敗,就悲觀不幹了嗎?不!還是要幹……愈苦愈要幹,愈苦我越快樂。”

  1935年1月29日,方志敏因飽受饑寒和身心煎熬暈倒在懷玉山區的一棵樹下而不幸被捕。可是,中國工農紅軍的旗幟始終高高飄揚。

  在粟裕和紅十軍團政治部主任劉英的率領下,紅十軍團八百餘人突出重圍,後發展為紅軍挺進師。全面抗戰爆發後,挺進師編入新四軍,為民族解放奔赴抗戰前線,續寫紅十軍團的英雄傳奇。
複制鍊接 | 責任編輯: 張強IF1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