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遺中國:南京白局

時間:2019-03-22 16:04:38       來源: 新浪文化

  南京白局是南京地區的古老曲種,元曲曲牌中的“南京調”是白局的古腔本調,形成于元朝末期的雲錦織機房,已有七百多年的曆史,盛衰随着南京織錦業的發展變化而起落,是一種極具濃郁地方特色的說唱藝術。南京白局說的是最正宗的城南老南京話,唱的是明清俗曲和江南民調,揉進了南京秦淮歌妓彈唱的曲調,因其曲種收調衆多,唱腔豐富多彩,所以又有“百曲”之稱。

  南京白局關于南京白局的淵源及形成有多種說法,大緻可歸并為“機房生成說“、“織工擅唱說”和“青曲别種說”三種。“白局”一詞,顧名思義,因演唱者不取報酬,“白唱一局”,故名“白局”,又因源自南京,故名“南京白局”。

  白局屬于聯曲體說唱藝術,用純正南京方言進行念白,同時配以極具特色的曲牌填詞演唱,白局曲牌大多來自明清俗曲和江南民調,富有江南特色。說唱内容十分豐富,題材多樣,反映了當時社會的重大新聞和社會焦點事件、當地人的生活主題。

  南京白局白局形同相聲,表演一般一至二人,多至三五人。傳統織造雲錦為兩人一台機器,在辛勤的勞動之中,一個坐在織機上面拽花,一個在織機下面機坎裡摔梭開織,兩人一唱一和,說身邊的生活,講稀奇古怪的事物,談金陵四十八景,也唱江南江北和周邊地區的小調,傾吐心中的郁悶,抒發情感,宣洩對封建統治的不滿,用土語描摹痛苦的生活。

  白局演唱使用老南京話,曲調婉轉動聽,表演有說、唱,偶爾加上身體動作,稱為“新聞腔”或“數闆”。由于新移民的湧入和方言的變遷,有些詞和現在通行的南京話也不一樣,比如說“鴨子”讀作“呦子”,“大媽”讀作“多嬷”。尾音兒化重,跟京味兒化音的區别在于連讀而且上揚,象“碟子、碗”,讀起來就是很快“的兒窩兒”。

  南京白局曲牌大多來自明清俗曲和江南民調,富有江南特色;白局的伴奏多采用江南絲竹樂器,如二胡、琵琶、三弦、竹笛等,再配上闆鼓、碟盤、酒盅等特色打擊道具,表演起來十分生動有趣。一般情況下,南京白局的演唱是一個段落原則上隻用一個曲牌。正因如此,在南京白局的形成過程中積累了大量的曲牌,這也造成了南京白局的“白局”與“百曲”的稱呼在發音上的相像,以緻訛傳。另外,從南京白局的表演功用上看,其純粹為“自娛性”的特點,即“白擺一唱局”之略語。

  南京白局有曲目近百個,内容大都是自編當地的新聞趣事,短小風趣,比下層社會的“說報”前進了一步,内容以反映現實生活為主,有許多段子較真實地揭露了當時社會的黑暗,讴歌了勞動人民的鬥争。常用曲牌主要有:《滿江紅》、《銀紐絲》、《穿心調》、《數闆》、《梳妝台》、《剪剪花》、《下河調》等。

  南京白局南京白局主要流傳于江南一帶,群衆基礎大,曆史悠久,因此具有獨特的文化價值。南京白局是南京方言的藝術升華,南京方言的精髓都貫穿在白局的說唱藝術之中,某種程度上是傳承南京古方言和古漢語的文化載體,對于現代人學習古漢語的發音、語法具有獨特的作用。

  南京白局在古代某種程度扮演着當代新聞媒體的作用,甚至其影響要比現代媒體還要深遠廣泛,是人民了解南京的風俗文化和曆史社會的研究的重要信息載體。由于在發展演變中借鑒吸取了揚州清曲和明清俗曲的風格,因此南京白局對于研究其他戲曲的文化也有重要的參考價值。南京白局是舊時南京文化的“活化石”,也是老南京的“方言倉庫”,其語言表現诙諧幽默、表演形式經典獨特,對研究南京語言的曆史流變具有重要文化價值。

  南京白局白局表演内容涉及金陵美景、秦淮美食、曆史傳說、節慶民俗、方言俚語等南京人生活的方方面面,極具金陵地方特色,被譽為南京民間文化百科全書,對于研究南京方言,人文風俗有很高的曆史貢獻。在其流傳過程中,還曾在揚州留下了一個新品種——清曲。

  南京白局代表性傳承人徐春華老師曾經說過:百姓的話講百姓的故事,白局之所以能流傳幾百年,就因為老百姓喜歡它,它才能流傳。它有生命力,就是民間的,越是民間的,越有生命力。

  2007年,南京白局被列為第一批江蘇省非物質文化遺産名錄,2008年6月7日,被列為第二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産名錄。
複制鍊接 | 責任編輯: 馮潔 IF161